郭声琨:深入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 打造过硬公安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18 08:12
  • 人已阅读

被弹幕喂到饱:一场消化不良的键盘社交 沈杰群 实习生 林英 Youtube上老外曾做过一期中国弹幕视频网站调查,老外对这些“移动字符”表示非常惊讶,表情夸张地说:“中国人喜欢看这种飘字儿视频。” 法国人钢蛋是B站上的“网红”up主(上传发布视频的人),最喜欢的就是看B站上“神奇的弹幕”,有时候会在不知不觉间说出中国网络流行语,比如“先赚一个亿的小目标”。 近日,国内一档全球文化相对论综艺节目中,面对一些弹幕,各国小哥哥一头雾水,各种奇葩解读。如弹幕“四百大妈”,俄罗斯小伙儿猜想是噪音很大的意思,答案揭晓,实是蜘蛛侠“spiderman”的汉语音译,类似的还有“狗带(go die)”“因垂斯听(interesting)”等,小哥哥哭笑不得。阿根廷代表则提到,看视频时就不喜欢看到“哈哈哈”的弹幕,觉得没有任何意义。毫无悬念的是,这个画面瞬间就被“哈哈哈”弹幕承包了,该代表看到时应该会被气死吧。 弹幕,本是军事用语,形容发射密集的炮弹像是空中的一张幕布。由于大量吐槽评论从屏幕飘过时像飞行射击游戏里的弹幕,现今多用于指代视频网站的即时评论字幕。 弹幕形式最早源于日本动画,观众的评论会直接显示在视频当中,既消解了观的孤独感,也增加了交互性,看的不再是单纯的视频或评论,而是能产生共鸣和归属感的氛围。 小时候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,少不了整个村子的人聚在一起看一台电视的场景;镜头再拉近些,同舍友一起看鬼片一惊一乍大叫的画面也模糊了。现在的宅人们,有手机电脑相伴,却多了一种萌点、槽点无人分享的孤独。有了弹幕加持,看视频时有种“你不是一个人”的热闹烟火气,屏幕另一端的千万网友都是友军:老梗出现时会心一笑,看到辣眼剧情可以尽情吐槽,高能画面有弹幕护体……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,坚信一心不能多用,观看文艺片、纪录片时打开弹幕还会响观情绪。一次,一个无聊片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昏昏欲睡之时打开弹幕,注意力全被吐槽弹幕吸引了,娱乐向视频配合弹幕食用更佳。